Brilliance

.

【迪迦开播日52h 第36h】Eternal light

上一棒:@二两桃花梦 

下一棒:@秋叶海棠君@驼鹿 代发)


—背景是Tiga在地球结束最后一次战斗后陷入冗长的沉睡,他所有的记忆随着醒来后开始逐渐消失;

—无cp,纯平成亲情向,请勿在评论区ky;

   自觉避雷角色性格崩盘以及平成家设定私设;

   感谢阅读


正文|


破碎的光影散落在月白色土地上,千丝万缕的光束如丝绸飘带般柔软弯折,被风吹起,落入晶蓝色海洋之中。沉睡许久的神明被期盼与希望短暂唤醒,莹白色点亮了雾蒙蒙的宇宙,思绪霎时涌入脑海,记忆画面停留在了蓝星的澈蓝天空与点点金色粒子交互映衬的那一帧。


是……又被需要了么?


来自超古代的战士还未来得及接受所处环境信息便依据战斗本能在手心聚集起光芒,清冷的银色却在此刻被人攥入手心,连肩头也落下一片温暖,稍显熟悉的声音混乱着掉在耳畔,视线之内映进一片纷杂的颜色。


“醒了!”





相比蓝星这里的景色其实要逊色得多,记忆里那片蔚蓝海洋已经随着千万年的时光消磨变成了看不清原本颜色的旧相片,连曾经沐浴过的、真实到掉落在指尖的温暖阳光也快要慢慢消失不见。这样的感觉将本就不强烈的归属感降低到最弱,说实话醒来的这些天里,安心的时间并不多。


“没有地球好看对吧?不过也还不错。”Gaia在兄长旁边坐下来,语气听起来很轻快,“如果实在调整不过来的话就算了吧,放眼当下不是也挺好的?”


“感觉是因为我活了太长时间的原因,”Tiga调侃着自己千万年的阅历,将视线微微偏移,繁星在他眉心的透明水晶中闪耀了一瞬又恢复黯淡,“麻烦你们想办法把我叫醒了。”


“只有你醒过来家里残缺的部分才会补全,我们是一家人,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Gaia想要伸手去拍他的肩头,犹豫之下最后也没有付出行动,最后只是安慰似的笑笑然后扯开了这个话题,“对了,二哥的厨艺这些年好了不少,至少以前因为做饭而造成小范围爆炸的事情不会再出现了,他也不用怕你因为这个教训他了,不过说起来我还挺喜欢看这一出的,谁让他小时候老欺负我。”


Tiga想要回话的神色怔了一秒,他在脑海中尝试着回想与这句话相匹配的画面,可往日的部分记忆自他醒来时就如同被逐渐抹去的沙画模糊混乱,连一丝痕迹也不肯留下了,有限的沙子只能尽力勾画着现在的一切,


“抱歉Gaia,我……”超古代战士回过神来,抿抿唇,视线带着几分歉意——为自己打扰了弟弟回忆之前而感到内疚,“不记得了。”


Gaia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摆摆手,然后拉起兄长的手腕,向后方歪歪头,“反正这也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记不起来没关系,我们先回去吧?我看时间好像要吃午饭了……”


Tiga闻言点点头,起身后在稍微前面一点的位置,无奈和疲惫在他回头的那一刻流露。——失去的记忆化作小刀,割裂着他与这个宇宙相连的细绳,体内不断削弱的能量也在加大刀锋的锐利,消亡的预感——不如说是他迈向死亡的脚步已经逼着他临近深渊,只差一步,就要万劫不复。


他抬头,Gaia不知何时走在了侧前方,挺拔的脊背像一座高峰,迈出的每一步都十分坚定,坚定地踏向未来。不仅仅是这个弟弟,Dyna和Agul也是,年少时的青涩早已褪去,在这长时间的沉睡中,显然他们需要他的程度已经降到最低。


Tiga的唇角忍不住因此而弯出一个弧度。——现在时间对自己来说,竟变得如此宝贵。





“记忆随着醒来时间的推移逐渐消失,目前来说是一个绝对不可逆的过程,如果我的设想正确,将以往的记忆里程比作一个进度条,随着加载光标逼近终点……”Agul说到这里顿了顿,神色变得有些不自在,之后忍不住偏开头避开对面Dyna的目光,将剩余的几个字艰难地说了出来:


“也代表着,生命走到尽头。”


“开什么玩笑。既然都说了是设想,那就没必要当真了。”星光战士很快接过话来,却难得没被点开大嗓门的开关去反驳,表情和语气都格外认真执拗,“为什么要考虑这种事情,大哥都已经存在了那么久了不是吗?这次睡够了醒过来,大不了下一次我们再等个几万年。”


“基于现实情况推出的情况一般都有相应依据。话是这么说但这和他上一次的沉睡并不相同,本体能量与意识的消失等价于最终灭亡。现在无论是作为亲人还是别的什么身份,我能做的也就是说出事实并对此有一定的心理准备,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


“Agul!”Dyna拔高音量却又忽然放低声音,将目光拉长放在门外,背影因为逆着光而显得有些失真,也莫名有几分无力,“为了让大哥醒过来明明你付出的也并不少。可说实话,我猜不透你现在的想法。”


“……”


“其实我有的时候真的很讨厌你说话的方式,冷冰冰的……我不想跟你吵,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这些。”





进入客厅前发生了什么他并不清楚,只是刚入桌时的气氛实在沉闷,连Gaia也有些手足无措,就在Tiga以为这顿饭要寂寥结束时Dyna才站出来开始调节气氛。残存记忆里还有些不着调的弟弟在这次醒来后稳重了不少。虽然成长起来的确不错,但他私心想让对方一直保持原先的模样,那样的性子更适合Dyna——意气风发充满活力。于自己来说永远都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如果他还有机会陪着他们的话。


虽然有时候会让他感到苦恼……超古代战士想到这里艰难地咽下嘴里的清油蔬菜,然后扒了两口饭。


好吧,除了齁咸以外,味道还是不错的……


他悄悄抬头看了眼神色平淡的Gaia和Agul,不由得开始担心起两个弟弟的味觉问题。以及前者在来时路上说的那些赞美之言属实与现实距离太大,Tiga不免将谴责的视线递给对方,却被掌勺的人开口拦截了注意力去。


“哥,是饭不好吃吗?”


他看着对方满眼期待回答的速度很快:“没有,很好吃!”


Dyna闻言又夹了两筷子到他碗里,“那多吃点儿,不用管Gaia他们,他们平时吃的够多了。”


Tiga脸上的表情僵了半秒,很显然吃一盘好像撒了半吨盐的蔬菜对他来说有些难,但是他也不想让弟弟失望。思考了几秒后超古代战士用空闲的左手揉了揉太阳穴,右手控制着筷子把米饭拨拉到蔬菜上去,试图减少一些要命的咸味来勉强入口。


怪不得是这种表情,原来是习惯了,以前真的很辛苦了啊……


Gaia似乎感应到什么一样将带着笑意的视线落在满脸纠结的兄长身上。


——果然现在还是大哥比较辛苦吧!





“洗狗要先洗头吧!”

“谁说的?洗个狗还那么多讲究吗?”

“我从书上看的啊,就大哥房间里那本。”

“可是二哥你再不让D.S.抬起头来他就要被你淹死在水池子里了。”


Gaia一边说一边把宠物沐浴露放在一边,提溜起小狗的后颈皮从水里揪了出来,小东西在里面闷了太久看起来有点虚弱,可怜兮兮地叫。


Dyna心虚地轻咳一声移开视线,“可能是盗版,我下次注意。”


“哈,你说这四个字说的还少吗?”Gaia伸出手指左右晃了晃,“鉴于你这种关了灯摸瞎的行为,这个星期你要把D.S.交给我和Agul养。”


“喂喂喂,你没看见大哥很喜欢D.S.吗?横刀夺爱你忍心吗?”星光战士一开口就把在旁边默默逗狗的兄长拉进了战场,“我不过就是失误了一次而已。”


Tiga闻言笑眯眯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是中立方,不过也可以把D.S.单独交给我带几天。”小狗好像听懂了似的呜咽一声倒头窝进他的怀里,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了蹭那双银色的温暖,超古代战士又抬起头来,一边用手指摩挲着小东西的下巴一边歪歪头,“他好像也挺喜欢我的。”


小混蛋!


星光战士气的咬牙切齿,在心里默默鄙视完小狗的颜控属性又扭过头去和Gaia打嘴炮。


站在一边算数据的Agul走到Tiga身边站定,有些突兀地开口:“D.S.是在猎户座某行星的星环附近的漂浮物上捡回来的。”


后者闻言抬起头来看着从小就不太爱说话的这个弟弟。


“它当时缩在一个缝隙里,毛发都脏到看不出本色,Dyna耳朵尖听见了那几声蚊子声音量大小的呜咽,所以才能注意到那个细到不能再细的碎石缝隙里还躲了只可怜的小狗。”


“长得很可爱。”Agul说着,只是伸出手摸着狗毛,却不肯用点力气,“Dyna总说他是颜控,好像也没说错,它更喜欢贴着你。”


Tiga把小东西往上托了托,Agul只停留在毛发表面的指尖就接触到了温热的皮肤,后者忍不住控制着力道倾斜手指用指腹揉揉小狗脑袋,便听见几声因为舒服而发出的咕噜声。


“唯独没主动扑过你对吧?”超古代战士点出问题,看着冷面皮的弟弟无奈笑笑,“感觉是你的问题,毕竟几百年不笑一次的人看起来太难相处了不是吗?小狗的内心很脆弱啊。”


“……我没时间逗狗。”Agul又把目光放回手里的终端,“一直很忙。”


“睡觉之前总可以抽出几分钟去看看他吧,D.S.其实喜欢你们每个人,只是表达的方式不一样,不然你桌子旁边的狗爪印记可就没办法解释了。”Tiga说完又看向那一大堆数据,“看起来很混乱,也许我可以帮忙看一下。”


Agul点点头把终端递过去,然后坐在一旁,“原理和运算方法都没有问题,只是我拥有的计算技术没办法荷载如此庞大的数据,只能分离运算最后再进行总和,但结果有点差强人意。”


“Gaia看过了吗?”Tiga仔细翻阅着文件,“你们两个对付这个应该完全没问题,可要是一个人的话的确有些费劲。”


“他很忙……”Agul顿了顿,“总之没时间来帮我。”


“因为我身体的事情吗?”超古代战士抬眼看向听到这句话后神色就有些怔愣的弟弟,唇畔弯起一个弧度,“如果你想单独跟我谈一下的话,可以找个安静点的地方。”他看了看还在打嘴上功夫的另外两个人,“这里有几个幼稚鬼,不太适合谈那些。”





这里也算不上是个谈话的好地方,一步之遥的前方风沙满天,骤然掀起的风甚至能卷起几块大石头又忽然消失使其重重落地,将地面砸出了不小的坑窝。他们站在一条能量形成的分界线后,光芒温和,轻风和煦。但即便有能量保护层,也不得不担心那些石头到底会不会砸过来。


“哥……”


“我知道我身体的情况。”Tiga伸出右手,凝聚起一束不大不小的光芒,看起来丝毫不费力的事情却在下一秒让他胸前的计时器闪起红光,像是一个警告的符号,在他试图踏破那一层界限时又吞噬了他为数不多的生命力。


“像这样。”超古代战士收回手,轻轻叹息:“我自己的身体情况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天想办法瞒着我太为难你们了。”


“对不起……我没办法……”Agul攥紧手,这几个字从嗓子里滚了又滚,才艰难地吐出来:“哥……我真的没办法,我救不了你……”


语句里的哽咽能表达的太多,面对既定事实无法挽回的无力感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包围了整个猎户座,即便平日里相处时都未曾表露分毫,可度过慢慢长夜时叹息声应和着风声,拨出了千丝万缕的怅然。


Tiga看得懂这些,却有着和弟弟们截然不同的思绪,“这没什么。新生代的光芒已经蔓延至宇宙的每个角落,希望之光也扎根在每个人的心中,我不是一直被需要,也不是这个宇宙唯一的光。但是,无论是之前还是未来,这漫长时间里总能有人想起我的存在,我也很荣幸我的力量有时能够带来和平。消失并不代表着永别,如果你们、他们还需要我,我就会一直存在,并期盼着自己再一次苏醒与你们现世的再一次相遇。”


然后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两个身影,辨认出后便伸长手臂挥了挥,又转过头来看着眼眶湿润的弟弟,笑意依旧,“Agul,现在的结局对我来说早晚都会出现,我只是……”


“希望他来的慢一些。”


Fin.

I am a slow walker,but I never walk backwards .

Love is color balloon,no matter how beautiful color,can not afford a barbed tip gently.

臣密言,臣以险衅,夙遭闵凶 生孩六月,慈父见背。